搜索

 

泰和

地 址:唐山市丰润区张良各庄村
马秀芹 手机:13803311285 0315-5153390 传真:0315-5167238
白国林 手机:13513398176 0315-5151176 传真:0315-5167238
王雪松 手机:13831518955 0315-5198096 传真:0315-5197238
高  阳  手机:13832562762 0315-5196096 传真:0315-5197238

扫一扫关注手机版

关注我们/Follow us

联系我们

 

客户反馈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产品展厅

 

等边角钢
不等边角钢

实力展示

 

企业实力
工厂设备

 

可信组件

© 2019 唐山泰和钢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冀ICP备05022982号-1   

资讯中心

News Center

>
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

钢铁行业整合的多重意义
$info.title
“组合拳”下的铁矿石价格 8月23日,加拿大矿业网刊发路透社专栏作家克莱德·拉塞尔一篇文章称,自今年5月12日创下历史新高以来,铁矿石价格便开始扶摇直下,至今已下跌32.1%至44%。过去一个月,铁矿石价值下跌约1/4。   此前,铁矿石价格一路飙升。克莱德·拉塞尔分析其原因为:“创纪录的增长确实有其根本性的驱动因素,那就是受疫情影响,澳大利亚和巴西等铁矿石主要出口国的生产开工不足,供应受限,而中国的需求强劲。分析称,“中国的基础设施和房地产行业分别占钢铁需求的20-25%和25-30%。加上制造业的需求,使中国几乎购买了占全球70%的海运铁矿石”。这“制造业的需求”实际上是中国充当了“世界工厂”,用包括铁矿石在内的矿产品生产了各国需要的各色制品。   据大宗商品价格报告机构阿格斯的评估,在今年3月23日至5月12日的短短七周内,运往中国华北的铁矿石现货价格上涨了51%,达到每吨235.55美元的创纪录高点。对于这样的飙升,连阿格斯也感叹:尽管从基本面来看,随后现货价格暴跌44%,至每吨131.80美元的近期低点可能是不合理的,但当时的飙升远要比市场基本面所认为的泡沫要大。 媒体报道,最近铁矿石价格有所反弹。据Fastmarkets MB的数据,8月24日,进口到中国北方的基准62%铁粉以每吨146.13美元的价格易手,较前一天收盘价上涨7.3%。在大连,从8月20日触及的7个半月低点反弹,交易量最大的2022年1月交割的铁矿石合约上涨6.2%,至每吨817.50元。新加坡期货反弹高达10%。   据此,CRU Group的分析师猜测,在7月份信贷和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后,中国可能对经济“采取进一步的刺激措施”,比如放宽对粗钢生产的限制。   事实上,这完全是一种主观臆测。   据中钢协的数据显示,7月下旬,重点统计钢企粗钢日产210.65万吨,比7月上旬下降3.97%,同比下降3.03%。这是今年以来首次低于去年同期水平。8月份可能进一步下降,新华社8月16日的报道称,8月初的日均产量仅为204万吨。同时,铁矿石进口创新低。   世界钢铁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7月,64个国家的世界粗钢产量为1.617亿吨,同比增长3.3%,中国7月份的粗钢产量降至2020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产量为8680万吨,比6月份下降7.6%,同比下降8.4%。   我们知道,在中国,钢铁行业属于基础工业。为了满足我国现代化建设以及我国作为“世界工厂”对于钢铁等材料的巨大需求,我们必须保证钢铁产业的适度规模。但也要看到,钢铁行业曾经集中度很低,粗钢生产更是“四处开花”,其中很大比重属于过剩产能。要生产这些粗钢,不仅要消耗大量的铁矿石(或废钢),还会造成环境污染。事实上,有关部门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几经整顿,反反复复,难尽人意。根子除了一些地方对落实新发展观、促进矿业转型升级的认识还不到位外,体制机制的掣肘以及经济发展和就业的压力等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对于中国来说,铁矿石问题,不单纯是一个价格问题,其背后是钢铁产业的规模、发展的质量以及能否建立绿色、安全、和谐、智能与高效的现代矿业的问题。当然,还涉及到能否实现“双碳”目标的问题。所以,解决铁矿石问题,实际上是为了抓住源头,进而解决钢铁产业乃至矿业全产业链的问题。而要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特别是防止铁矿石价格的过度涨落,从总体而言,需有几个必要的条件:一个是资源整合,提高钢铁产业的集中度;另一个是限制产量,主要是粗钢产量;再一个是减少进口,提高铁矿石的自给率,包括废钢的利用。   钢铁行业整合的多重意义   8月20日,鞍钢集团重组本钢集团大会召开,鞍本重组正式启动。根据协议,辽宁省国资委将向鞍钢集团无偿划转持有的本钢集团51%股权。换句话说,本次无偿划转完成后,鞍钢集团将持有本钢集团51%股权,本钢集团将成为鞍钢集团控股子公司。这意味着,继“宝武”之后,在央企鞍钢的主导参与下,另一大“钢铁巨无霸”横空出世。   业内专家认为,据了解,鞍钢拥有普钢、特钢、不锈钢和钒钛等完整产品系列,2020年利润创历史最好水平,2021年上半年实现利润总额突破200亿元,销售利润率达到行业平均水平的2倍,资产负债率低于央企和行业平均水平,国际评级为投资级。本钢则是辽宁省最大省属国有企业,矿产资源丰富,工艺装备一流,拥有世界最宽幅热连轧机组、世界一流冷轧生产线,粗钢产能达2000万吨。   但另一方面,鞍钢位于辽宁的主要生产基地与本钢相邻,资源禀赋、产线配置、产品结构都比较相近,使得两企业长期以来存在着较严重的无序竞争,“内卷”拉低了两个企业的竞争力。   面对这种情况,辽宁省早就有意将这个支柱产业打造成东北“钢铁航母”,形成“南有宝武、北有鞍钢”的格局,从而进一步增强行业话语权和主导权。   业界普遍看好这次整合。鞍钢集团董事长谭成旭表示,实施重组之后,充分发挥彼此在战略、资源、研发、采购、销售、物流等方面协同效应,加快统一产能布局,避免重复投资建设,有力促进技术装备升级和产品结构优化,提升钢铁产业集中度,推动钢铁产业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维护钢铁行业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促进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   据介绍,重组后,鞍钢将成为世界第三大钢铁企业,仅次于中国宝武和安赛乐米塔尔。鞍钢表示,“新鞍钢”将以“7531”(7000万吨粗钢、5000万吨铁精矿、3000亿级营业收入、百亿级利润)发展战略为目标,将进一步巩固并增强全产业链优势,畅通双循环发展堵点,成为保障国家战略资源安全的“压舱石”,进而把鞍钢建设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把本钢建设成为极具国际竞争力的汽车用钢及优特钢棒线材生产基地。   意义还不仅如此。   众所周知,钢铁工业是国家工业的基础,铁矿石则是钢铁工业的主要原料。目前,我国对外铁矿石依存度已高达80%以上,这是我国钢铁产业发展的软肋和风险点。一段时期以来,由于需要大量进口,铁矿石成为国外矿业巨头向中国企业漫天要价的“杀手锏”。   而据了解,经过多年经营,鞍钢集团矿业公司在中国辽宁、四川和澳洲卡拉拉拥有铁矿资源,规模达88亿吨,是中国最具资源优势的钢铁企业,且具有较强的铁矿石国际贸易能力。该公司具有2.8亿吨/年采剥生产能力、6500万吨/年选矿处理能力;海外的卡拉拉铁矿基地年产能力达800万吨。本钢集团也拥有10.5亿吨铁矿石资源储量,具备年产铁矿石2500万吨、铁精矿800万吨、球团矿200万吨的生产能力。   如是,两大钢铁企业重组对于减少对国外铁矿石依赖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有关专家也表示高度肯定。中国工程院院士刘玠表示,重组后,通过发挥鞍钢较为领先的采选技术优势和矿山建设能力,可有效降低进口铁矿石依存度。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总工程师李新创表示,鞍本地区铁矿资源丰富,未来两者在资源勘探、矿山建设等方面统一筹划,将进一步提高铁矿石产量和国内自给率,让国内铁矿资源真正发挥“压舱石”作用。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也表示,鞍本重组后拥有近百亿吨铁矿石资源储备,通过统筹规划和技术互补,将加快国内铁矿资源的开发步伐,有助于提升国内铁矿石资源保障能力。     还有更深层的战略考量   2020年10月,国际能源署(IEA)发布《世界能源技术展望2020——钢铁技术路线图》,其中基线情景预测(STEPS),到2050年,全球钢铁需求量将在2019年18.5亿吨的基础上增长40%,至25.5亿吨;而可持续发展情景预测(SDS),为了实现《巴黎协定》的2.0℃的温控目标,到2050年全球钢铁需求只能增长10%,至20.3亿吨;2050年全球钢铁行业的直接碳排放总量要比2019年减少55%,所以钢铁生产的碳排放强度到2050年必须降低60%,即吨钢碳排放从目前的1.4吨降到0.6吨。   矿业咨询机构伍德·麦肯齐(Wood Mackenzie)在其最新的基本情况报告中也提出,“目前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中有7%是由钢铁造成的。如果要实现与巴黎气候协定目标一致的2°C,那么该行业需要优先考虑脱碳。要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目标。通往2°C世界的道路荆棘密布,钢铁行业需要在不断增长的需求和脱碳压力之间找到正确的平衡。”而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2°C以内,钢铁行业的碳排放量必须比目前水平下降75%,这意味着,全球钢铁排放量将从2020年的3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Mt CO2)减少到2050年的7.8亿吨二氧化碳当量。   伍德·麦肯齐还介绍了钢铁行业实现2°C目标需要采取的五种措施:将炼钢中的废料使用量增加一倍;直接还原铁(DRI)产量增加三倍;将全球平均电弧炉(EAF)排放强度降低70%;将高炉-碱性氧气炉(BF-BOF)排放强度降低30%,接近其理论最小值;捕获和储存45%的剩余碳排放量(每年约500公吨)。   事实上,为了达到《巴黎协定》所设定的目标,国际钢铁行业和企业纷纷确定了自己的日程表:欧钢联提出,到2030 年,欧洲钢铁工业碳排放量比2018年减少30%,到2050年相较于1990年减少80%-95%。日本铁钢联盟提出,到2050年,日本钢铁行业实现炼铁工序温室气体零排放,碳排放量减少30%,到2100年前实现“零碳钢”生产。而韩国钢铁工业则提出,要在2030年使得碳排放量从最初的1.357亿吨降至1.271亿吨。   中国是全球碳排放大国,钢铁又是主要的碳排放行业之一。据Global Carbon Project统计,2019年,全球与能源和水泥相关的CO2排放总量约364亿吨,中国占101.7亿吨,占比约28%,超过美欧日之和。据生态环境部数据,2018年,中国钢铁行业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别约163.6万吨、68.3万吨、92.9万吨,为全部工业行业第一;碳排放量仅低于电力行业,居第二位。   面对钢铁行业减碳压力,钢铁企业重组后,有利于减碳措施的统一,加快企业对碳排放的监察整改推进进度,有助于实现国家“碳中和、碳达峰”的目标。因此,自2019年以来,我国钢铁行业加快新一轮兼并重组热潮。2019年6月,国内第一大钢铁企业中国宝武对马钢集团实施重组,2020年8月,中国宝武对太钢实施联合重组,并在2020年底完成对重庆钢铁的入主,今年7月,中国宝武与山钢集团确定重组,加上这次鞍钢、本钢重组,央企和地方国企重组步伐明显加快,钢铁行业集中度获得有效提升。   根据工信部《关于推动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到2025年,前10位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要达到60%。鞍钢重组本钢后,辽宁的钢铁产业集中度将达到70%,东北地区钢铁产业集中度将达到50%,这将有利于区域内快速实现钢铁产业集中度的目标。   专家预计,在“十四五”期间,钢企的集中度会达到一个新的水平,从而可以更好带动钢铁产业升级和钢企制度创新,培育更加健康有序的市场体系,更好发挥国有钢铁企业优势,为中国钢铁业碳减排、碳达峰、碳中和提供有力支撑。   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中国为什么要减少对国外铁矿石的依赖,为什么要限制钢铁特别是粗钢产量的无序增长。(中国矿业报)  
钢铁企业搬离城区是唐山调整产业布局的重要路径
$info.title
今年前7月,河北省唐山市PM2.5平均浓度为47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1.32%;空气质量综合指数5.30,同比下降14.38%。空气质量的变化,既有气象条件有利的“天帮忙”成分,但更主要的是唐山持续发力产业结构调整的“人努力”因素。近年来,唐山市通过强力实施工业企业深度治理、退城搬迁、“公转铁”、“双代一清”等工程,全市空气质量持续改善。 作为一座因煤而建、因钢而兴的重工业城市,“高耗能”“高污染”曾是唐山的产业标签。如今,产品迈向高端、技术瞄准高新、产能向沿海高度聚集,成为唐山产业转型的“新三高”。 近年来,唐山市把加快环渤海地区新型工业化基地建设作为破除资源依赖、实现绿色转型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以重点产业为突破,着力构建布局合理、链条稳固、创新迭代的现代产业体系。 数据显示,2020年,唐山压减炼钢产能605万吨、炼铁产能442万吨,分别占河北全省总任务量的43.2%、42.8%。与此同时,唐山钢铁产业竞争力逐步提高,研发能力不断提升,精品钢比重目前已达到36%。今年上半年,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3%,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增长16.1%。 钢铁企业搬离城区是唐山调整产业布局的重要路径。走进河北纵横集团丰南钢铁有限公司炼铁高炉车间,全封闭的工艺流程不仅看不到生产场面,也闻不见一丝异味。该项目整合了丰南城区国丰钢铁等5家钢铁企业产能,按1.25∶1比例减量置换,重新布局到唐山丰南沿海工业区,是河北省钢铁企业联合重组暨城市钢厂搬迁改造示范项目,不仅落实了产能压减,还实现了高端升级。 “我们生产的热轧卷板具有高强度、耐盐碱、耐腐蚀等特点,产品用于高速列车厢体、集装箱、家电、汽车结构件、五金工具等领域。”河北纵横集团丰南钢铁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何志强说,经过搬迁改造,企业总体装备全部达到国际或国内先进水平,还实现了生产低碳化。“环保设施在原定投资41亿元基础上,又追加30多亿元进行环保超低排放和深度治理,其中烧结、轧钢加热炉SCR脱硫脱硝环保深度治理项目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何志强说。 记者了解到,“十四五”期间,唐山沿海地区产能占全市的比重将进一步提升,搬迁项目排放标准低于河北省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标准。同时,依托临港钢铁产业优势,大力发展重型装备、海工装备、轨道交通装备、节能环保装备,形成技术领先、配套完备、链条完整的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来源:经济日报
中国进入大钢企时代,重塑世界钢铁竞争力新版图
$info.title
中国中央企业中的钢铁企业曾经有四家,分别是宝钢、鞍钢、武钢、攀钢。 经过一系列战略性重组之后,现在中国钢铁工业形成“南宝北鞍”的战略格局,中国钢铁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已经进入了大钢企时代。 2010年,鞍钢与攀钢重组,成立了新的鞍钢集团,东北和西南地区的行业老大实现了一次伟大的握手。但自那以后,新鞍钢就再没有大的动作,而是在不断推进两个企业的深度融合。 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中,鞍钢集团排名401位,较上年下降了16位。 2021年,经过十几年筹备,鞍钢重组本钢,宣告相距60公里、实力超群的两家特大型钢铁集团合二为一。鞍本重组后,粗钢产能将达到6300万吨,营业收入将达到3000亿元,在钢铁行业中的排序则分别由国内第五、世界十,跃升为国内第二,世界第三。 鞍本的巨大优势还在于拥有国内巨大的矿石资源,根据规划,鞍钢未来将拥有5000万吨的铁矿石年生产能力,将成为世界第五大铁矿石生产商,从而具有强大的资源竞争优势,进一步提高与国际铁矿石巨头谈判中的筹码。 鞍本重组其实从2005年就开始启动,过程中几经波折,今年终于迈开了实质性步伐。相比鞍本重组,宝武的重组以及其后的系列动作则更为地凌厉和成功,展示了中国宝武作为全球钢铁业未来引领者的强大实力。 2016年,宝钢与武钢实施战略性重组,中国宝武呼之欲出。随后宝武加快战略性重组步伐,分别将鄂钢、重钢、太钢、昆钢、山钢等众多国内重量级钢铁企业纳入宝武的版图,使宝武跻身全球最大钢铁企业的第一方阵,成为全球钢铁行业的引领者。 2020年,中国宝武粗钢产量以1.1529亿吨位居世界第一,初步建立了与中国钢铁业全球地位相匹配的企业空间规模体系。 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中,中国宝武以营业收入97643百万美元,排名第72位,较上一年跃升39位,位居全球钢铁企业首位。而曾经的全球钢铁霸主安塞乐米塔尔则排名197位。 我国具有冶炼能力的钢铁企业数量高达500多家,产业集中度不高成为影响中国与海外矿石巨头谈判的重要障碍。鞍钢和宝武作为中国钢铁业的头部企业,已经在推进中国钢铁产业集中度方面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到2025年前5位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达到40%,前10位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达到60%。其中鞍钢和宝武两家央企占全国钢铁行业总产能比例将超过20%。 展望未来,伴随中国钢铁行业集中度的提升,中国将进入大钢企时代,这有利于增强行业话语权和影响力,重塑世界钢铁竞争力新版图。  
重塑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格局
$info.title
最近三年,A股钢铁板块只有四家公司IPO上市,51只钢铁上市公司只实施了10次增发募资。而与它一墙之隔的有色金属板块,则有21家公司IPO上市,115家公司共实施了33次增发募资,市场热度差距可见一斑。 钢铁行业是典型的具有规模经济效应的行业,供给侧改革前钢铁企业大而散,自2016年钢铁行业进行供给侧改革后,行业供需状况逐年改善,虽然集中度有所上升,但与国际对比仍有差距。这几年钢铁企业忙着优化产能结构以及降低生产成本,即便并购重组是未来行业的一大主题,但企业缺乏迈出这一步的勇气与动力。 既然内力无法推动钢铁企业的整合,那么外部力量就成为核心手段。一方面钢铁行业要配合国家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部署,另一方面日益提升的铁矿石原材料价格,也迫使国内钢铁企业抱团增强议价能力。 在国内钢铁市场波动频繁、大规模整合并购持续发生、环保安全压力日趋加重的大背景下,资本市场的价值便凸显出来。在其助力下,头部企业加快兼并重组,打造新型信息化的钢铁科技企业,重构钢铁公司的估值。“行政+资本”的组合极大的加速钢铁行业整合,宝武和鞍钢的整合之路主要是行政方面的推动,接下来更多的整合将来自于资本的力量。 在钢铁产业重大的变革时期内,钢铁企业只有抓住机遇,利用资本这座“炼钢炉”整合更多行业资源,推动自身数字化进程,才能不被其他企业兼并甚至淘汰。此时还对资本茫然无知,只知道闭门造车的钢铁企业,将就此错过发展的窗口期。  
唐山:拟对钢铁企业的高炉等进行不同比例的停限产
$info.title
近日,唐山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征求《唐山市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空气质量保障实施方案》,拟对钢铁企业的高炉及配套的焦化、石灰进行不同比例的停限产,并禁止国五及以下重卡的运输,时间自方案发布之日起至2022年3月13日。   时间节点从现在开始延续至明年3月中旬,涉及到高炉,其中B、C级别限产30%—50%不等,D级全部冷炉处理,明确提出2021年全市压减1237万吨,压减任务企业3月13日前产量不得增加,1000立方以下高炉、100吨以下转炉关停,并且交通运输受到明显影响,国五及重型载货车辆禁止通行,时间跨度长,执行力度大,对市场下方形成支撑。   另外,《意见稿》中指出科学精准制定生产调控措施。对钢铁、焦化、平板玻璃(2846,96.00,3.49%)、石油化工、煤化工等存在不可中断工序的行业,根据绩效分级明确赛时管控期和应急强化期的管控措施。对水泥、砖瓦、耐火材料、炭素、氯碱、建筑陶瓷、制药、农药等短时间内难以完全停产,以及停产后仍可能产生废气污染的行业,指导企业预留充裕的生产调停时间,确保按时达到赛时管控期减排要求。   对承担余热供暖、协同处置的工业企业,2021年8月底前要全面排查,建立管理清单。除承担5000户以上余热供暖任务的钢铁、焦化企业外,其他承担余热供暖企业应按要求进行生产调控,制订“一厂一策”替代方案,采用热电联产或清洁能源作为替代供热热源,2021年采暖季前完成供暖设施替代工作;承担5000户以上余热供暖的钢铁、焦化企业,根据居民供暖任务量核定企业生产负荷,进行生产调控。承担城市垃圾和危险废物协同处置的企业,建设或扩充废弃物储存设施,2021年12月底前完成改造,企业根据最低处置需求确定赛时管控期最大生产负荷。   此外,从《意见稿》具体的管控措施中来看,高炉、烧结、球团的减排措施使得下半年到明年一季度钢材供应端以及原料需求端的压缩保持了连贯性;运输车辆车型的限制,或将对原料运输有所影响,进而达到减排压产目的,基本是一脉相承的管控措施。   (文章来源:唐山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